当前位置: 主页 > 曾道人 > 内容

热门内容

西镇的纠结------吴山游记

时间:2017-09-19 13:06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早起在火车站北群众上乘16公交车到县功镇,然后换乘去新街镇的中巴。一行来,本来天的,但低海拔处可见度还可以,随着海拔升高,由阴天而薄雾,而浓雾,到新街后,竟然变成了菲菲细雨。算我不走运,看来今天的吴山之行又要造吹了。

  古称一方的主山为镇,“每州之名山殊大者,以为其州之镇”。五镇起源于何时,现在已经很难了,《明史》上说:“《周官》:兆四望于四郊,《郑注》以四望为五岳四镇四渎”。似乎周朝就已有“四镇”了。正如五岳一开始只有四岳一样,五镇起先也只有四镇。一直到唐朝时,在国家祀典中还只有四镇,到了宋朝,加了一个中镇,才正式有了五镇的说法。这五镇分别是东镇沂山,西镇吴山,南镇会稽山,北镇医无闾山,中镇霍山。每年由当地的地方最高长官刺史代表国家进行拜祭。

  宋朝,朝廷订立制度:立春日祀东岳岱山于兖州,东镇沂山于沂州,......立秋日祀西岳华山于华州,西镇吴山于陇州,.......而且还开始了对五岳、五镇封公封王的活动。明太祖朱元璋认为“为治之道,必本于礼。岳镇海渎之封,起自唐、宋。夫英灵之气,萃而为神,必受命于,岂国家封号所可加?渎礼不经,莫此为甚。今依古定制,并去前代所封名号。”他把五岳分别称之为“东岳泰山之神”、“西岳华山之神”等。把五镇分别称之为“东镇沂山之神”、“西镇吴山之神”等。并亲自躬署御名于祝文,派遣官员以更定的神号分别到各地去告祭。到洪武十年,天下安定,于是命官员十八人分祀岳镇海渎,并使之成为定制。清朝则继承了这一做法。

  吴山又称岍山,是历史名山,曾有岳山、千山、吴岳之称,是吴帝——太岳部族与吴回部族发祥之地,也是我国祭祀吴帝、黄帝最早的地方。周秦王朝发祥宝鸡,周秦帝王认为这是吴山之功,便将其封为西岳。当时天下只封东西二岳,由于周秦帝王的偏爱,祭祀吴山的不少礼仪往往超过泰山,曾被誉为天下第一名山。西汉时曾有十一位二十三次来这里祭祀。隋文帝开皇十四年(公元594年),下诏建立西镇祠,十六年(公元596年)敕造吴山神庙,按礼制祭祀,并派专人管理。唐时又被加封为成德公、天岳王,后唐时被下诏加封为灵应王,宋、金时又被封为成德王,元时被封为成德永靖王,明封为西镇吴山之神,清时被封为吴岳大帝。康熙曾为西镇吴山题字,称吴山与华山为“二华同高”。赐颁“五峰挺秀”,使其更加名扬天下。

  吴字在金文中形似向开口,象徵天人对话。《辞源》释“吴”为“大声说话”,可谓天人对话。先民把此山崇为灵山,称为吴山。吴巫似通,可谓巫山,亦可意为悟山。该地先民可称巫人,或称吴人。又有人认为这一带曾是吴人的生息之地,所以当地人一直把这座山叫吴山。吴山有大小山峰17座,其中镇西峰、大贤峰、灵应峰、望辇峰等五座峰,状如王朵芙蓉,凌空并峙,云雾缭绕,岚光滴翠。

  华山、吴山都曾作为岳山来,“岳”字最早是在山东大汶口文化遗址中一个盛酒的器皿上的符号。在这个符号中:上为圆圈,呈现“天”的意象;中间呈现出“火”的意象;下面呈现出“山”的意象。天、火、山三元素合在一起表现了一种场景:在山顶举行典仪,仪式的主要活动是正对天空,以柴烧火。显然,是一种祭祀场面。在高山之巅,通过火的升腾,表达一种对天的和营造天人对话之境。“岳”所展示的文化就是对“天”的,在崇“天”的过程中,由于“山”作为“接地”的神圣之物,也成为祭祀和的对象。在原始中,作为“岳”的“山”逐渐被赋予了更多的含义,成为历代祭祀和览胜的圣地。

  《》称:“吴山之峰,秀出云霄,山顶相轩,望之常有海势”。云的舒卷,山的挺拔,谷的幽深,水的飘逸,将整个吴山盛景毫不保留的展现给人们。

  庙川村是个民俗旅游村,这里不仅有千百年保存下来的野生毛栗子树林和天下第一的白皮松,还是吴伯、仲庸的故里,吴姓人的老家。据县志记载,西周早期吴伯、仲庸在这里建立起吴姓村落,是古代吴国的最早发祥地。随着历史的变迁,吴姓村民随吴伯、仲庸南迁吴越,这里渐以陈姓为主,故现以陈姓村民居多。

  周太王古公亶父生有三个儿子,长子泰伯、次子仲雍、三子季历。季历娶太任,生下一个儿子,取名叫昌(即后来的周文王)。昌从小就聪明异常,相貌奇伟,颇有王者风范,因此,深得古公宠爱。古公有意要将周家的天下传给姬昌。但是按照当时氏族的传统,只能由嫡长子继承。姬昌的父亲季历排行老三,自然没有资格承嗣,这势必导致姬昌不能继承周家的天下。古公亶父既不愿氏族的规矩,又为自己不能按心意传位给孙子姬昌而终日忧闷,郁郁寡欢。太伯和仲雍知道了父亲的心事后,为了古公的意愿,在父亲生病的时候假托下山采药而从岐山出走,来到西面的吴山。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太伯、仲雍奔吴的开始。吴山又称吴岳,在古代十分有名,被誉为“四镇”之一,这里离岐山周原大约100多公里,一直是古老的狩猎民族吴(虞)族的居住地。

  泰伯、仲雍入吴山不返,这样,季历就被改立为太子。不久,古公亶父因病去世。为了照顾氏族的传统,他临终时留下遗嘱,要季历将归还给泰伯。泰伯、仲雍得知父亲病故的消息后立即从吴山赶回来奔丧,极尽孝道。这时,季历依照父亲的遗命,定要把让给泰伯,泰伯坚辞不受。后来,泰伯见几次避让都不行,只好带着弟弟仲雍和西吴的族人远走高飞,举族南迁。他们从陕西西部的吴山出发,一跋山涉水,披荆斩棘,向东辗转迁徙,最后到达长江入海处的江苏无锡梅里。泰伯奔梅里后,季历顺理成章地继承了,也成就了大周王室的千秋霸业,对泰伯高风亮节的行为赞不绝口。

  泰伯、仲雍来到梅里后,和当地人融为一体,并和当地居民一起开发了江南,使得原本人烟稀少、土地肥沃的梅里地区逐渐成为人丁兴旺、经济发达的富庶之地。泰伯、仲雍也因之被当地人民推举为部族首领。后来,泰伯在东吴之地重建国家,国号“句吴”。“句吴”国逐渐发展壮大,终于在东南沿海站稳了脚跟,春秋、战国时期成为强大的吴国。句吴国建立后,泰伯却一直不肯称王,只让人们称“伯”,并且没有留下后代,为的就是把让给弟弟仲雍。大约在公元前1193年,季历被殷朝第29代商王太丁,季历的儿子“昌”要泰伯回中原继位,泰伯再次让位于“昌”(即后来的周文王)。这就是让百姓肃然起敬的第三让。泰伯去世后,仲雍成为句吴国传代始祖。

  泰伯去世后,名人对泰伯的推崇多为言表。孔子《论语·泰伯》称赞他“可谓至德也矣”;司马迁在《史记》中把他列为“帝王世家”之首;唐代诗人皮日休在《七绝》诗中对他“一庙争祀两让君”的行为也大加赞赏。3800多年来,泰伯及其立国梅里的诗歌,有记载的多达300余首。

  帝王的则表现为追封。东汉桓帝钦命监修泰伯墓和泰伯庙;晋明帝追封泰伯为“三让王”。为了纪念泰伯三让的至德高风,在泰伯的家乡陕西岐山北郭乡叩村、千河河谷、凤翔县陈村镇南吴头村以及吴山等地都有泰伯庙。在苏州和无锡梅里也修有泰伯庙,规模以泰伯奔吴所在地梅里(梅村)的泰伯庙最为宏大。因为泰伯三让,泰伯庙也叫“让王庙”,泰伯殿也被称为“让王殿”。

  原本以为庙川这样的偏僻之地,一定贫穷落后,没想到,整洁的村貌,干净的的街道,其文明程度较之京郊一些旅游村一点也不逊色。看来,不出来走一走,我们都会成为井底之蛙。

  但供的这位财神不知是哪一位。据我所知,我们中国人供的财神有比干、赵公明,甚至关公,应该都不是这个形象。这位尊神是谁?我真是孤陋寡闻了。

  另一通则是2009年陈仓区另一区长领衔的《祭吴山文》,其中写道:“今逢盛世,万民,,卅载大成,与时俱进,百业同兴,嫦娥奔天,神七升空,举办奥运,四海同庆,和谐陈仓,以人为本,城市建设,突飞猛进,扶贫开发,惠泽万民,八园三带,勃然隆兴,陕西十强,三秦明星,展望未来,前程似锦。”

  吴山道观住持萧至鑫道长,全真龙门派第二十一代传人,神霄混元派传人,武当纯阳门传人,宝鸡市道协常务理事。祖籍湖北,幼承家学,十三岁得父传授混元派九转七返金液还丹之道,赐法名混一子。

  一九八一年进入武汉市十方丛林观,拜监院韩高超为师,并同韩爷一起为恢复被时期的观殚精竭虑,多方奔走努力。在观十余年间,遍读,屡获奇遇,得多位玄门高道指点,传授道法。期间曾进入武汉大学唐明邦教授门下中国哲学,八六年在唐明邦导师的指导下组建湖北省学术研究会任秘书长。其间曾拜武当纯阳门一代师刘理航为师,纯阳门武功。

  九十年代初离开观,在广东深圳宏扬道法多年,。后遇龙门派第二十代传人江明长并拜为,得江师,于2006年重返,执掌吴山道观。

  其时吴山道观山门已毁,仅存吴爷大殿、玉皇殿、送子娘娘殿和蚕神殿,且殿宇破败,亟待修缮。萧道长数年来四处化缘,竭力筹措资金以修建道观,目前已建山门和围墙,2014年又将西侧的玄圃道院进行扩建至十余间,吴山道观正在逐渐恢复昔日的风采。

  萧道长于丹道、雷法、术数、风水、武术等无一不精,数十年来一直致力于发扬中国的文化,门人遍布,广开方便之门,,治病救人,不辞辛劳,乃当今玄门难得之高道。

  不遵重的礼仪,擅自在有“晴岩飞雨”之称的漾水崖判官池营造佛教神像雕塑,严重损坏了道场的,佛道两教之争,从而与道观发生了矛盾,为此萧道长与道众曾致信领导。这里不妨原文照录如下:

  人士主张,不怕被辱,有宁辱不折的意志,但讲:祸兮福所依,福兮祸所伏,祸福无门,唯人自招!

  作为信众,我们闻讯后非常的,我们,教事务局必定能坚定教法政策,教事务条例的。

  邮件收到,依照《民族例》执法行政是我的职责,不必感谢,近日我去送孩子上学,走之前给检察院送了去年“6.28”事件的说明,并向队做了工作,基本没啥事了,民族教局认为冯建的未经审批纯属非法建筑,法律不予以支持,至于信徒拆除建筑物属一般民事纠纷。另外,关于私自建造露天佛像已发了停工通知,不知这几天停工了没有?及时请你向我汇报。

  这些信件往还,反映了一个基本事实:在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大下,教政策由谁来执行?出现教法规的行为,由谁来执法?为了弄清楚事件的下文,我希望能见到萧道长。

  大门耳房里有人可能听到了我的脚步声,有人出来看了一下,并邀我入内饮茶。进屋一看,一位道长正与湖南来的几位游客聊天。当我得知他就是萧道长时,随之与之进行了一番交谈。当问及与旅游区的矛盾时,萧道长表现的非常无奈,时间已经过去了好几年,双方之间矛盾的解决毫无进展。他感慨在经济与文化之间,文化总是处于劣势地位。、教、道协都是无势的部门,在与经济的博弈中,都显得那么为力。但他是个比较豁达的人,对目前这种状况也表示能够理解。并且解嘲:毕竟他们没能把我赶走而独霸吴山啊!

  告别萧道长,离开吴山庙。遥望吴山方向,连个轮廓都看不到,带着遗憾,开始返回新街。到岔口,在吴山石碑前留念。

  中国的很多山川,列名历史文献殊为不易,更遑论作为“国典”经常提到、用到。而吴山却是在国家的大典,朝庭的史册中屡屡露面。吴山最早在历史典籍中出现,当属春秋的秦灵公时期,距今约2400多年。到汉武帝时,武帝亲自到这里来开展祭祀活动。最晚也从公元334年,吴岳已列入国家的祭祀中。由天子亲祭44个地上神祗,吴岳就名列其中。

  从今天看,宝鸡地区比吴山大,比吴山高,比吴山秀丽的山多的是,为什么吴山独享其荣呢?这是值得研究的千古之迷!

  到达吴山庙区,虽说昔日那“岳镇金方接上台,辉煌殿阁压崔嵬”的雄伟气势已不复存在,但“五朵芙蓉从地涌,万年松柏依云栽”的自然风光依然如故。拜过吴山庙,过了奈何桥,沿一水折,来到栗子林区。放眼望去,褐皮龟裂,合抱而围的栗子树遍布于山丘沟壑、边水旁,仿佛进入了原始森林。一霎时,绿荫广布,水汽阵阵,顿觉爽心悦目,清脾润肺,竟然忘记了登山的初衷,止步不前。

  在惊诧和欣喜之余,我们又开始向山上攀登,不一会儿,大伙又被一阵訇訇的水声吸引,及到跟前,原是一帘飞瀑从天而落,若抛珠撒玉,似晴日飞雨,微风中飘然激荡,再被阳光一照,在后边的绝壁上形成一道七色彩虹,架在两边的山崖上,使人恍然步入了蓬莱仙境,最后,又形成一弘清潭。这水潭,不论瀑布水量大小,却都是满而不溢。这便是吴山又一大奇观——晴岩飞雨了。据说到了三九严冬,这里瀑布成冰,下垂二三十米,状若玉柱自天而落,十分壮观。

  过一天门,经倚云楼,再向上攀爬一公里,两棵巨大的栾树跃入了眼帘,这便到了老庙。现在的老庙是新建的。据说,原庙建于隋朝,后世各代都有修茸,只在“”中被了。老庙是游山的人们歇息的好地方。从山神庙到老庙,一上左盘右旋,虽只上了不到一半,但这里古木森森,飞瀑飘飘,舀一杯山泉,吸几口凉气,再吃上一碗山民调好的面皮、凉粉、搅团什么,顿会觉得疲劳、倦怠一扫而光,登山的、劲头更加高涨起来。

  从老庙上行,旁有一巨石。站立其上,眼前阳光灿烂,脚下云雾缭绕,顿有云在山上、人在天上之感。仔细一看,石上凿有“日近云低”四个隶书大字,一眼明了。

  一的鸟语花香,一的笑声蝉鸣,再上行三五里,便到了回心石。此时,忽想起平凹先生之游华山,首到玉泉院,再到回心石,第三次才到了五峰之巅。心中顿有万千的感慨:平凹先生一方大家,游华山时都细品慢赏,悟其,我等平凡之人却囫囵吞枣,走马观花,岂不?随之便想停下脚步。然而,步移景变,万千的风光引领着我们一登攀,擎天峰、长剑峰,峰峰奇绝;玉婆洞、餐霞洞,洞洞藏幽。眨眼已到了栖霞岛。这是一座海岛状的山峰,一枝独秀,直插云天,旭日,缭绕,流霞溢彩,金碧辉煌。登临其上,顿有腾云驾雾,漂洋过海之感。

  正当大伙陶醉在这美丽无限的风光之中时,导游告诉我们,前面就是吴山第一险——手扳崖。下了栖霞岛,过了砭,一来到手扳崖。这是一面绝壁,这是一架。大家双手扳住崖缝,双脚踩住凹石,抿住呼吸,平气,专心致志,提神努力,爬上六七米高的岩峰时,虽是大汗淋漓、气喘吁吁,但却经历了一次意志的历练。回头一看,三面绝壁,深不见底,不由使人毛骨酥然,感慨万端。

  日当中天时登上了灵应峰。灵应峰,原名灵芝峰,因长灵芝而得名。海拔1841.9米,为吴山第一高峰。后遇旱灾,祈雨辄应,因之改名。站在灵应峰上,千峰竞秀,万木葱笼,秀拔突起,凝峭而立,无不使人忆起孔子“登泰山而小天下”的佳句来。灵应峰下有湫池,清澈透明。灵应峰如斧劈刀削,山峰之下一泓汩汩流淌的清泉绕过。

  灵应峰之南为会仙峰,海拔1831.4米,由擎天峰等五座小峰组成,层峦叠翠,林壑幽穷,传说天空中诸神曾驾此,并时有高人逸士游栖,因以名焉。从灵应峰望去,峰北尚留架木石孔,相传为仙庵遗址。会仙峰与擎天峰前瞻后顾,犹如善才童子拜一般。

  再向北望去,迎面一座山峰挡住视线,名大贤峰,海拔1825.4米,位于镇西峰之左。峰左有四小峰,唯大贤峰凝峭插天,秀拔突起,有肃然拱托镇西峰之状。大贤峰四面绝壁千仞,悬崖万丈,虎豹莫攀,人迹罕至。大贤峰为群峰之首,它的名称来源于“凝骨插天,秀拔突起,有俨然拱肃之状”。

  望辇峰,海拔1809.9米,左侧有一小峰,秀并群芳,形若北顾,取名望辇。传说,除夕午夜站在此峰之巅,可以看见南天门在一阵阵细乐声中徐徐打开,朝拜玉皇大帝的各神仙,或乘龙车凤辇,或骑鸾跨鹤,在一队队金童玉女的簇拥下走出南天门,飘然消失于青天碧海之中。这时,你抿声敛气,侧耳细听,还能从神仙的窃窃私语之中,听到来年风、雨之事的安排,根据这一“”耕耘播种,就能获得丰硕的收成。

  在会仙峰、灵应峰与大贤峰、望辇峰之间,有一座塔状山峰,名镇西峰(又名毓秀峰)。四周皆为绝壁,人迹罕至,又似五峰之蕊,虽其高度略低,但有群峰之势,卑而独秀,特取“群山低,高山为主,群山高,低山为主”之意立为主峰。清康熙四十二年(1703年)四月,御封:“吴山之峰”的石碑赫然耸立在顶巅之上。在这些主峰之间,还有来鹤、晴映、鹦鹉、青剑等12小峰,差参期间,错落有致,挺拔俊俏,美不胜收。

  随着导游的介绍,驰目望去,吴山的景色变化万千,秀丽动人。特别是目光飘过官村峡,呈现在眼前的方山塬景区,“坐榻傍崖隈,柴门昼不开。林深云作盖,雨久砌生苔。野鹿亲人卧,饥鸦乞食来。闲呼竹侍者,聊复扫尘埃。”更有:“萧萧谷风狮子吼,沉沉涧水邪王踪。灵鹫时常现,南海棱伽不通。峰顶妙高稀见客,寺门幽杳但闻钟。嘱君休漫入荒草,此地黄昏有大虫”的天外奇妙。方山原景区一年四季,风景如画:阳春,山花烂漫,争奇斗艳;炎夏,林荫蔽日,凉气袭人;金秋,叶红果丰,野味飘香;严冬,林海雪原,银装素裹。

  “吴山高接九重天,万顷烟霞锁翠巅。灵气出云常欲雨,秀峰凌汉每逢仙。鹤归松下笼寒玉,水过石边响夜弦。陪祀竭诚遵上命,愿祈渥泽苏民田。”

  “天外芙蓉五朵开,崔嵬山势亦雄哉。凤凰巢上云初聚,鹦鹉峰前雨欲来.望辇几思通帝座,会仙何必羡蓬莱.数重烟雾封峦嶂,雅与室携谢屣回。”

  相传,它原来的名字不叫吴山,而叫岍山。唐朝初年,秦王李世民娶大将长孙无忌的妹妹为妻。长孙无忌的老家在宝鸡县香泉的孙家村。玄武门之变后,李世民登基,封长孙娘娘为皇后。他们夫妻情投意合,恩爱无比,共理国事,使唐朝逐渐强盛起来。

  有一年,长孙皇后患奶疮,流血流脓,久治不愈。京师长安所有的名医都看遍了,不但看不好,反而越来越厉害,脓血气味臭不可闻。太十分心焦,却毫无办法。长孙皇后见自己久病不愈,不但无法为太分忧,反而使太常伴床榻,恐误国事,就推说自己思乡心切,要回乡省亲。唐太见她病成这样,没有答应,皇后又说自己要到民间去寻求治疮。唐太明知去也无益,但为了不使皇后对的最后一线希望破灭,只好让她多带几名随从官员前去。

  时值盛夏,轿子出城后,皇后隔窗望见山河美景,顿觉心清气爽,就催轿子快行,可是那帮轿夫怎么也走不快,细看时轿夫们已汗流浃背,一个个捂着鼻子,随从官员、太监、宫娥彩女也都远远地跟在后边。他顿时气上心来,正耍他们,仔细一想,也难怪,自己一身腥臭气味,定是熏得人家这样。于是她命停下轿子,摘了霞披风冠,脱去锦罗绣衣,交给差官,叫他们全都回去。这帮差官吓得爬在地上捣蒜似的求饶,但当她们弄楚皇后确是实意,犹如脱缰野马似的抬上空轿一溜风地回长安去了。

  从此,皇后独身一人,晓行夜宿,地行进在关中古道上。饥了,吃的是农民的粑粑馍,渴了,喝的是山泉水。一天傍晚,长孙皇后行至一个偏僻的山沟,正愁无处歇息,却见前边林荫深处有座庙院,近前见是座庙,推开虚掩的庙门只见庙内整洁清静,蜡烛高燃,塑像端坐供台,香炉内几炷香还冒着清烟。皇后忙点上一炷香,跪地,口中念念有词道:“都说你是位神医,最能替人解除病痛,不知能治好我的奶疮么?”言毕又摇摇头,叹息道:“这是不可能的事情。”参拜毕,自觉困倦,便就地和衣而睡。不知过了多久,只见一个人跪伏在地,口称有罪,皇后慌忙坐起问道:“你是何人,身犯何罪?”那:“臣民,不知皇后驾到,有失远迎,故而前来问安。”皇后听说是,连忙说;“快快请起,快快请起。”起身站立一旁。皇后道:“既是神医到了,请救我一命,恩同再造,难忘。”道:“臣民此番前来正是此意。皇后不必多虑,此疮并不难治,只需十年陈黄酒洗浴便会好的。”她刚要问到何处去找时,道;“此番西去,定能找到。皇后保重,臣民告辞了。”说完作了一揖,便转身出了庙门。皇后这才想起自己还未感谢人家,急忙起身追出庙门,不防脚下绊了一跤,惊醒过来,原是—梦。此时,夭色徵明,皇后拜过塑像,便起身上。

  皇后边走边打听,一上见的酒家不少,都没有十年陈黄酒,她几乎要了。这天傍晚,长孙皇后来到贾村西塬上,老远就闻到一股酒香,一打听,是吴家沟吴岳开的酒店,就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前去打听。

  酒店掌柜吴岳,三十四五年纪,是个老实憨厚的人。他家祖辈靠酿酒为生,远近闻名。这时他正准备第二天的赶集货,忽见一妇人走来。那妇人来到门口,深施一礼道:“问大哥,贵店可有陈年黄酒么?”吴岳见这妇人虽穿着朴素,言谈举止却稳重大方,相貌十分惊人,猜想可能是个知书达理之人,就对她三分,忙上前还礼并问她姓甚名谁,家住哪里,打听黄酒作何物用?皇后推说自己家居香泉,姓宋,并将黄酒能治好奶疮的事说了一遍。吴岳听了很是同情,说,“实不瞒大姐,小店黄酒倒有,就不知能不能用?待我与你看过。”说完走了出去。

  原来这吴岳家确有陈年黄酒。十二年前的一天,父亲叫他担担黄酒去贾村街卖,他打开窑门装酒,冷不防缸里窜出两条碗口粗的花蛇,口里喷出一尺多长的火焰冲向他来,吓得他一声惊叫,跳出窑门。此后,每到夜深人静,常会听到蛇尾的击水声。因此十多年来,窑门紧锁,没敢再进那窑。前几天,妻子带上两个娃住娘家去了,他走进窑门仔细听时,一点声响也没有了,拨开窗户扔进几块小石头,也毫无动静。他这才一手端灯,一手拿棍,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。窑门开处,酒香朴面而来,看那酒缸时,清亮见底,那有什么长虫,一颗提到嗓子限儿的心,这才放了下来。过了一会儿,吴岳出来说“算你有运气,酒好着哩。”皇后一听,喜出望外,就央求吴岳取酒让她洗疮。吴岳明知此酒不能再卖了,就把她领进窑里说:“小店酒多的是,你就随便用吧。”说完顺手关上门,走了出去。皇后多日来很少饮酒,今日闻到酒香,不免酒瘾发作,尽管这酒比起的酒来有天地之别,她也顾不了这许多,拿起木勺舀了满满一勺一饮而尽。饮了酒,她才舀了半盆黄酒,脱掉上衣洗起奶疮来。谁知刚一动手就觉得似的疼痛,她不由得“哎哟”大叫一声。吴岳在外边听见喊声,以为是长虫出现,提根慌忙冲了进去,急问是怎么回事?当他看清没有长虫,而只有皇后那裸露的上身时,惊得赶紧退出窑门。皇后连忙披好衣服,央求道:“敢劳大哥帮帮忙,我疼得实在不敢动手。”吴岳感到十分为难,就说:“自古男女有别,我怎好给你去洗?”皇后忙说:“事到如今,还管什么男女有别,只要能治好我的奶疮,便是救我一条性命,那管这些清规?”吴岳见他说得恳切,便点头应允。

  这吴岳不但是个酿酒好手,还略通医术。他用手轻轻将皇后乳房内的脓血慢慢挤出来,然后蘸上干净的黄酒灌洗。洗毕刚要安排皇后歇息,同村李二突然闯进门来,嚷着要喝酒。这李二是村里有名的二杆子、快三十岁了,还没娶下媳妇。他看见皇后,眼珠子不停地打转转。吴岳忙把他领进厨房,打上酒来。李二边喝边戏谑道:“吴哥,嫂子才走了几天,你从那里弄来这么漂亮个野婆娘?”吴岳气得脸色铁青,压低声音道:“不许!”接着他将前情略讲一遍。李二依然怪气地嘻笑。吴岳上前一把抓起他的脖颈道:再,我就捶死你!”说着抡起铁一般的拳头就要打。李二见吴岳认真起来,吓得慌忙告饶,吴岳这才放开了他。李二走后,吴岳安排皇后住下,自己到另一个窑里去睡。长孙皇体十分疲倦,躺下不久就睡着了。半夜醒来,觉得疼痛慢了,便知是酒力发挥了作用。她接连又在吴岳店里洗浴两天,乳房上便坐上了一层痂,也不甚疼了,自觉疮势好转,千恩方谢辞别了吴岳就要动身起程。吴岳装了满满两萌芦黄酒,送她上。皇后离京不到半年,西宫娘娘玩术,乱施,内宫乱作一团。唐太为此很忧虑,十分怀念他的贤内助长孙皇后。正欲派人打听皇后下落,却接到陇州奏章,得知皇后已回到乡里,病也治好了。太喜出望外,亲写御书一封,派人将皇后接了回来。

  皇后回京后,念念不忘吴岳救命之恩,就禀明太,派人前去接吴岳进京封官领赏。朝廷大臣来到贾村塬后,不知详细地址,就在街上四处打听,偏巧问到李二。李二问清情由,指了方向,自己先奔回村里报信。他突然生出了个念头,想吴岳一下。就故意慌慌张张跑到酒店,气喘吁吁地说:“这下可不得了啦!那次在你店中洗奶疮的妇人原是当今长孙皇后,这事让皇上得知后,派人捉你来了!朝廷兵将已到了贾村街,我亲眼看见的!”吴岳瞪大眼睛疑惑地说;“这话当真?”李二一本正经地说,“这回不哄你。锤子砸在磨扇上——石打石!”吴岳坦然地说:“你要哄我咧,为人不作事,半夜敲门心不惊!我有怕的啥呢?”李二冷笑了一声,说:“怕啥?你留人家住了两天三夜,恐怕你跳到黄河里也洗不清咧!”吴岳见李二说得一本正经,不象人的样子,心里暗想,是啊!从古到今,那个不错杀几个人?与其让人杀了,倒不如自己死了落个囫囵尸首。”他没有再多想,拿根麻绳,径直下了七盘坡。

  傍晚时分,朝廷大臣来到村上,说是要请吴岳进京封官领赏,急得妻子儿女跑前跑后找不见人。第二天寻到岍山脚下时,吴岳已吊死在一棵弯腰柏树上了。朝廷大臣只好搬上吴岳家老小进京复命。

  唐太孙长皇后听说吴岳自缢身死,十分悲痛。皇上传下御旨:封吴岳为成德王,把岍山改为吴山,并增设吴山县,派尉迟公敬德在吴岳自缢的地方监修,塑造金身。那时全国名山分为,五岳,四镇,吴山被封为西镇。从此,这里香烟不断。据说唐太和长孙后皇后还亲自庙上祭奠过呢。

  王有邦集团,从十三年春起手,后扩展到兵卒三千人。吴山部众自封编制,名称“陕甘英武护司令部”。下辖三团九营。

  吴山越货,,不只是抢劫有钱的人,有些人自家穷,他的舅家姑家是财东,但抓不到人,就把他抓去,要他舅他姑父拿钱来赎人。所以来了,穷人也照样乱逃乱跑。吴山人马由少到多,达到两三千人以后,只抢劫陇县地面和陇县周边地区不能满足其人马的给养,为更多的搜抢钱财以共满足发财之,大队人马大白天出发,远去安口窑、华亭县、崇信县、灵台县地区突击抢劫。之大,无人阻拦,这些地区人民的之深,可想而知!

  吴山扩大以后,把衙门和地方民团不放在眼里,敢于。王有邦成了一方的土。

  十七年(1928年)北阀战争结束,形式好转。在陇县人民强烈要求下,陕军师长甄士仁(字寿山,麟游县人),奉省宋哲元和国民军总部冯玉祥之命,于十七年春农历二月,率一师三旅人马来陇县,围剿吴山。

  在吴山战斗中,匪首王有邦逃脱。大部分跟随王有邦从吴山逃往香泉,窜入四川。王有邦投奔四川军阀邓锡侯,请求收编。邓怕收留了王有邦,惹下了冯玉祥,故将其介绍给新编十四师部队驻甘肃珉县的师长鲁大昌。王与鲁都是“红帮”,义气相投,且早有联系,收留了王有邦,仍称王司令,嘱其部下团长何戒僧(何处)服从王,何素悉王是惯匪,盘踞陇县吴山多年,王到珉县碧口以后,仍不改前恶,照旧抢劫害民。在这当儿,何戒僧从前在杨虎城部下干事时相识的陇县朋友孙子成前来见他,孙子成大儿子孙永福被王有邦拉到吴山上害死,吴山虽败退,匪首王有邦仍,陇县百姓未解,孙打听到王有邦逃到碧口,何戒僧部队也在碧口,他秘密前来求何为陇县仇,为爱子雪恨。孙子成把原委情况向何团长作了讲述,何素器重孙的学识和为人,并痛恨王有邦之恶迹,借鲁大昌赴参加军事会议不在碧口之机,将王有邦按,鲁大昌由返回,对何在心,何平日爱看进步书报,鲁派人到何的住处搜出马列主义书刊,向天水行营主任胡南报告,胡命令驻碧口的中央军丁旅长处理,丁设计将何骗到电报局打牌,乘机将何缴械,仍交鲁大昌处理。何由汉中入甘时,痛歼甘肃巨匪马廷贤部属,今因杀王有邦被押办,珉县及陇南其他各县绅名具保,请其,鲁大昌只得将何在密室中暗杀。

  李水娃(德胜)当比吴山上王有邦还早四、五年,吴山上剿平后,李未随王有邦逃跑,窝藏在家,带领他所谓的第六营继续在千、陇、灵台等地昼伏夜出,抢劫害人,一直到二十九年(1940年),秋,方获,于西安玉祥门外。

  王大蛮(吴山王有邦第三团团长兼第七营营长),陇县县功镇司川八里庄人。吴山败退后,未跟随王有邦南逃,窝藏在家,实为以后东山再起。后成全了一大批,盘踞在新街以东、县功以西的龙渠堡,继续抢人害人。二十年,获。同年三月,在县功镇北河滩召开大会,被的群众将王大蛮刀砍八节处死。

相关推荐